服务之家网
服务之家> 行业文库> 律师服务行业文库> 关注“二战被掳劳工” 日本律师帮被掳劳工向日索赔
关注“二战被掳劳工” 日本律师帮被掳劳工向日索赔
作者:
发布日期:2013/04/09

先后以《为了一个公道,14日你们还是来吧》和《希望劳工遗属一个都不少》为题,报道了二战期间被掳往日本冶金大江山的194位劳工讨要公道并决定向日本索赔一事。今年4月4日清明节,日本律师来华,与被掳劳工和中国律师共商索赔一事,并呼吁中日更多人参与到向日索赔的斗争中。

  □东方今报记者何中有见习记者孙玉镯/文图

  回顾 诉讼历程艰辛又漫长

  当天上午,日本强制进行辩护团代表森律师,中国人战争被害人要求支援会京都支部团长福林、秘书长桐畑米蔵等10人从日本赶到中国新乡,与“中国二战劳工向日索赔律师团”的邓建国、徐永祥、鹿金卫以及劳工唯一幸存者孟增堂等齐聚,协商向日本索赔事宜。

  据悉,为讨回公道,幸存被掳中国劳工从1995年开始漫长而艰辛的诉讼历程。福林介绍,尽管2004年“大江山和解案”,6名中国原劳工获得了每人350万日元的赔偿,但对日本国家的起诉却败了。

  日本律师桐畑米蔵说,1995年6月28日的花冈诉讼,11名花冈受难者和遗属组成原告团,正式在东京地方法院向鹿岛公司提出索赔诉讼,是日本侵华战争中国受害者第一起对日民间诉讼事件。紧接着广岛事件、日本冶金大江山事件、西松事件等,一共15个提起诉讼的案件,有5个在庭外达成了和解,剩下的10个都败诉直到现在。

  现状

  这次斗争形势更加严峻

  “日本冶金工业株式会社第一次拒绝了我们的会谈要求,后来虽然见面了,但他们现在并没有具体回应。”森田律师介绍,去年10月份他们向“大江山”送去了一份索要赔款的资料并提出了谈判要求,但被拒绝。

  森田介绍,2013年1月,日本大江山再次回应称,该问题已经在2004年和解了,不能再过多赔偿;另一方面公司连年亏损,效益不好。

  森田分析了目前面临的困难:现在的日本法院没有主持正义的决心,索赔人数比往年增多,目前中日关系并不友好,日本冶金公司实力弱等。

  日本律师桐畑米蔵提出了建议:劳工及其家属将在日本所受的各种苦难讲述出来,整理成文字、图片等资料传到日本。同时组织一系列活动例如万人签名活动等,来支持幸存劳工及其家属。

  呼吁

  希望更多人参与进来

  “尽管形势严峻,但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会有好的结果。”邓建国律师说,下一步准备在上海高院就此事提起诉讼,让更多人知道和参与进来。

  “只要我们一直耐心地努力,坚持不懈地斗争,就可以一步步朝向解决的方向。这件事的解决,也有利于促进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森田呼吁大家要坚持,斗争艰难,但总有胜利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