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之家网
服务之家> 行业文库> 建站服务行业文库> 现代服务业的性质
现代服务业的性质
作者:
发布日期:2014/06/07

       所谓现代服务业是指当前那些能够向其他行业开释出较强外溢效应,从而有利于晋升整体经济竞争力的服务行业的集合体。一旦明确了现代服务业的上述功能,我们就可以比较轻易地对服务经济的影响作出明确的判定。
  自二战之后,西方产业化国家的服务业增加值比重和就业比重日益进步,目前已经达到70%左右,学术界称该经济形态为服务经济或者后产业社会。如今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服务经济可能引发的后果,但相关观点莫衷一是。乐观派以为服务经济的兴起是所有国家在经济提高过程中呈现的最具一般性的规律,意味着出产资源的重新分配,会产生结构奖赏,促进经济增长和进步全要素出产率。悲观派则把服务经济崛起视为非产业化,以为其有可能削弱经济长期增长的动力和导致国家未来国际支付的恶化。Baumoll967)基于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出产率存在差异的条件假定,通过构建所谓本钱病的非均衡增长模型,为持否定意见的一方提供了严谨的经济学模型。
  服务业比重不断进步对于经济发展到底意味着什么?笔者以为谜底会跟着经济发展阶段以及详细的服务业结构形态而变化,也就是说要看现代服务业在整个服务业中所占比重如何。在产业化前期以及更早的阶段,知足终极消费需求的服务部分占据整个服务业的主要份额,因为消费型服务产品劳动密集性和定制性程度较高,难以运用自动化的出产技术,其出产率通常会远远低于产业。而且,作为知足终极需求的部分,它无助于延伸社会的出产过程和进步社会资源的利用效率。简言之,消费型服务业不能施展较强的外溢效应。此时服务业比重的进步对应着非产业化过程,往往会降低经济增长速度,导致Baumol所说的服务业本钱病现象。但如今服务业已日益发展成一个内容庞大的非同质工业,同产业一样,其产品不仅包含终极产品,还包括中间投入品。此时,对于经济发展和产业化而言,服务业尤其是现代出产服务业施展着Riddle1986)所谓的黏合剂作用,充当着促进其他部分增长的过程工业角色,降低了经济运行的本钱。Markusen1989)利用经Ethier1982)重新诠释的DS函数,将出产服务业作为中间产品引入模型,描述了出产服务业促进经济增长的内在机理,以及进行出产服务商业的积极意义。Markusen以为,发展出产服务业意味着在增加中间投入品的种类,这可使终极产品的出产过程包含更多更提高前辈的出产环节,此时的出产采用了更加迂回的出产方式,可大大进步出产效率[2]
  从功能方面看,现代服务业的枢纽特征是能够施展较强的外溢作用。从表征方面看,现代服务业指那些依托信息技术和现代化治理理念发展起来的、信息和知知趣对密集的服务业[3]。可见,现代服务业与传统服务业在表征方面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技术基础,二是微观治理基础。信息技术和现代化的治理理念在某些服务行业中的使用,改变了这些行业的服务产品的出产组织形式和传递方式,从而部门乃至完全改变了服务产品以往的诸多特性,好比低附加值、出产消费同时性、低规模经济性等,使服务产品同产业品之间的差异在缩小。从这个角度看,即使不考虑出产服务业扮演的过程工业角色,现代服务业同样可充当经济增长的发念头。在信息技术和现代治理理念被服务业广泛使用的背景下,Baumol非均衡增长模型中有关服务经济时代经济增长速度将渐进停滞的预兆,可能显得过于悲观了。
      目前,理论界对现代服务业外延的界定就主要是依据这两点表征。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两点区别长短常笼统和恍惚的,这使得在现代服务业外延界定方面,泛起了多种观点,可分别称之为窄、中、宽派。窄派观点以为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出产性服务业是同义语,指为出产、商务流动和政府治理而非直接为终极消费提供的服务,主要包括金融业、保险业、房地工业、咨询业、信息服务、科技开发、商务服务、教育培训等行业[4]。中派的观点以为现代服务业既包括窄派给出的范围,还涵盖借助信息技术改造进级后的传统出产服务业[5]。宽派观点则将那些知足现代消费需求、符合现代社会文化理念、适应现代人糊口品质的各类消费服务业,好比社区服务业、保健服务业等,也纳入现代服务业的范畴(周振华,2005)。
  在实践中,我们该采用上述哪种现代服务业的界定尺度呢?从我们给出的外溢功能尺度看,将现代出产性服务业和经信息技术改造进级后的传统出产服务业划归现代服务业,应该没有疑义。但现代消费服务业是否也应该划入呢?我们倾向于做肯定回答,原因如下。首先,21世纪经济的竞争主要体现为人才的竞争,而一个地区假如没有现代化的消费服务业,无疑会在人才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现代消费服务业可以通过有助于人才凹地形成的途径,施展着对整体经济的外溢作用功能。其次,同发达的产业化国家已经建立起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体例不一样,我国正处于经济体系体例的转轨阶段。在这个特殊的阶段中,体系体例改革相对滞后的服务业正承担起破除产业体系体例改革瓶颈,减轻改革阵痛的功能。即使在信息经济时代,现代消费服务业仍旧属于劳动相对密集的行业,通过发展这类行业,可认为安顿产业开释出的剩余劳动力提供一个渠道。我们可将现代消费服务业这方面的外溢效应简称为外溢改革效应